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跋涉者BCH-N欢迎您

牛坡人的博客:千里之遥,始于足下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牛树梅与祁隽藻交游考  

2014-07-21 20:22:15|  分类: 人物传记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
牛树梅与祁隽藻交游考 牛树梅与祁隽藻交游考

牛树梅 祁寯藻

牛树梅与祁隽藻交游考

连振波

通渭牛氏为晚清时的地方名门望族,二百年书香门第,家学源远流长。牛树梅,字雪桥,甘肃通渭人,人称“牛青天”,系牛作麟长子,道光二十一年进士,授四川彰明知县。《清史稿 循吏 牛树梅传》记载:“以不扰为治。决狱明慎,民隐无不达,咸爱戴之”。咸丰三年,尚书徐泽醇荐其“朴诚廉幹”,八年,湖广总督官文、巡抚胡林翼荐“循良第一”,同治元年,四川总督骆秉章复荐之,擢授四川按察使(兼署四川布政使),百姓喜相告曰:“牛青天再至矣!”。其父牛作麟,字振风,号愚山,“诰赠通奉大夫”。著述《牛氏家言》(上下),可堪比我国著名的《颜氏家训》或《朱子治家格言》,其人格魅力,理学精神和价值观影响力被人认重视。牛树梅自小受到父亲的教育和熏陶,少有大志。他十二岁时,在《左传》书背题词:“太公钓于渭水之滨,伊尹耕于莘之野,彼皆然矣,吾何为独不然?”十三岁作一春联:“今日鱼龙相杂,他年鸡凤各殊。”然而,他的科举之路,并不顺利。

“道光十二年,……兄会试至三元学使衙门,填亲供,门吏索需过多,未填。及至京,则同乡官印结,不准用,遂未得入场。牛树梅的第一次会试就这样匆匆结束了。又因为第二年又有大考,便决定留在京中,“为梁省吾先生家教书”。梁省吾是广西人,癸未年进士,礼部主事,“在京有文名,遂拜为师。”然而,道光十二年的会试,牛树梅落地回家。“往略阳拜房师贾兰圃先生,因留聘为嘉陵书院山长。”贾兰圃系略阳知县贾芳林,道光十二年,“徙迁东关……兴学重儒,苦心筹划,为之增修斋舍,稽查地亩,妥定条规,复于四乡分建义学”。牛树梅就在陕西略阳嘉陵书院任山长。道光十五年,牛树梅再次会试。落第,并且大病一场,“几至于殆。”而这一年,与牛树梅同年中举张芾中进士,选庶吉士,授编修,累迁庶子,值南书房。而牛树梅因为“独于搦(nuò)管之时,往往好为倔强气,块垒言,极其笔之所至而后已”。被第二次拒绝在进士之外。道光二十一年,牛树梅第五次参加会试,其房师为卢立峰,会试主考官分别是王鼎、祁隽藻、文蔚、杜受田。考题是《约我以礼》、《君子依乎能之》、《诗云王赫天下》、《师直为壮》得“平”字。牛树梅犹得祁寯藻的青睐,以二甲90名进士及第。

道光十九年(1839年),林则徐来粤查禁鸦片。道光二十年,鸦片战争爆发,围绕战与和,林则徐的去留,朝廷展开了激烈论战。道光二十二年四月,王鼎效法春秋时卫国史鱼尸谏故事,自缢于园明邸所。王鼎,字定九,号省涯,陕西蒲城县西街达仁巷人。官至户部尚书、东阁大学士,嘉庆和道光皇帝两朝帝师。其遗折中疾呼“条约不可轻许,恶例不可轻开;穆不可任,林不可弃!”牛树梅在关乎民族存亡的大是大非面前,毅然选择了英勇抗战的立场,力挺林则徐、王鼎、祁寯藻,站到穆彰阿、琦善的对立面。与他有同年之谊的同榜举人张芾,以王鼎门生的名义至王家,与陈孚恩“共劝王沆”,同意由陈代改遗疏。张芾得到了穆彰阿赏识,超迁内阁学士,督江苏学政。牛树梅在祁隽藻、杜受田的关照下,发往四川候选知县。临行,祁寯藻以甘肃籍循吏俞陶泉“少科派,勤听断”六字赠送。此后,牛树梅以祁寯藻为师,宦海沉浮,相与勉励,成就了两个廉吏之间相互支持、互相鼓励的一段佳话,也为后世留下的一份精神财富。

同治元年,国家糜烂,清廷不得不重用循吏名臣,收拢民心,挽狂澜于即倒。祁寯藻和牛树梅同时被“特旨”复出,祁寯藻以大学士衔补授礼部尚书,在弘德殿授皇帝读,这位“四朝文臣”、“三代帝师”念念不忘他“年已重六,衰病侵寻”的门生牛树梅,在百忙中,亲自作书,相互勉励。书云:

前闻阁下,循声久著,钦慰良深。因比年病退,书札阔疏,又不知回籍后,何时复出。今蒙特简,益信治行有素,公望翕然!

衰病复邀恩召,力不从心,现已因头晕臂痛,两次请假,未痊。请告,又未蒙允准。展假两月,不知届期能否供职也。作字甚艰,鉴詧为幸。

手白

十月初二日,雪中书

此时,与牛树梅同年的胡小遽给牛树梅来信,说祁隽藻“夫子廉洁自持,非义不受,清风两袖,几有悬釜之忧”的境况。尤其听到祁寯藻“入直时,坐车而不坐轿”,究其原因,是因为“无力雇舆夫”,心中大为感慨,大为赞叹。“十年宰相,其穷至此”!因此,牛树梅从自己的俸禄中,挤出一些钱,来敬奉他的恩师。“次年春间,寄奉。脯敬三百金。冬间,又奉碳资,二百金。”对此,祁寯藻复书,均为感谢。同治三年(甲子年),胡小遽、张锡甫二人任四川乡试主考,牛树梅又带信问候祁寯藻。二人在四川乡试结束后,又奉命到湖南办差。牛树梅的信,直到第二年进京,转到祁隽藻手里。此信收在牛树梅《禀祁实圃夫子》,全文为:

本年五月十八日,奉到慈函,渥叨谕诲,焚香捧诵,驰恋弥殷。及晤胡小遽、张锡甫两同年,敬询起居,欣如侍右。

我夫子清风亮节,十年宰相,至有悬釜之忧,此为将来史册佳话也。本年世兄得差,度岁之赀,谅可无虞。惟望匡扶圣德,缉熙光明,则天下后世无穷之福也。梅自初入仕版以来,自顾碌碌,谨志夫子训述俞陶泉之言,“少科派,勤听断”六字,奉以周旋,罔敢失坠。尚不得罪与士民,而学识迂拙,不达时宜。此次本不欲出山,又动多乖违,毫无报称。朝廷不责旷官之咎,诏允入京,实为过望,惟年已重六,衰病侵寻,欲行未能,心随日远。前以呈请养病,一蒙俞允,即可息影蓬庐矣。

惟是一介庸愚,受恩深重,京华北斗,依望何穷?甘省以瘠苦之区,遭兵戈之惨,家乡焦土,赋税无期。新疆又复云扰,东南劫运(jiàn)至西北,惟有(ruò)邵子每日清晨之香,以祝升平于旦晚耳!

兹因两同年回京之便,顺寄寸丹,虔请崇安!

惟慈鉴临禀,不胜瞻依翘企之至。

此信写在同治三年,经过近一年的时光荏苒,六月,收到了祁寯藻亲笔回信时,已经为同治四年,牛树梅已卸任四川按察使。“上谕:牛树梅著即来京,交吏部带领引见。”而牛树梅以身体不适,不愿意进京。祁寯藻为此作书,以自己为例,劝说牛树梅“仍望为国宣力”,殷殷希望,见诸笔端。但这却是祁寯藻写给牛树梅最后的一封信:

来示真挚之至,如面谈,且慰且念!

请退之旨(上谕来京,以病请缓),未见明文。珂乡此时,不知情形何如?归计不必太急,阁下年甫六十,仍望为国宣力。某则衰病日甚,自开缺后,仍兼内廷,而晕眩时发,竟难入直。承念厚期,惟有惭感。俞陶泉“六字”官箴,犹在记忆中,可见相知之深,久要不忘也。

北省余匪未净,僧邸又折军情,不无变易。何时乃酬焚香之愿,同此情怀,数行奉报。手战不能多及,惟鉴詧焉!

牛树梅为什么“以病请缓”,本人另有专文论述。只是当时的牛树梅,对清廷的认识已经更加深刻。此时,他通过官方邸报,得知恩相祁寯藻病逝的消息。于是,五内俱焚,万分悲痛,但当时因为“家乡糜烂,流寓蜀中,未能一哭灵筵,并申唁悃”,只好在自己寓所“谨具菲仪,如元恺之数,以当一茶之奠,望灵遥酹,不尽怛忱。”(牛树梅《唁祁子禾世兄(名世长) 》)祁隽藻的病逝,更加坚定了牛树梅不再出仕的信念。他高度评价了祁寯藻“夫子大人历事四朝,身为国老,学为帝师,功被当时,声施后世”的功绩,是后世人臣的极致和楷模。祁世长系祁寯藻长子,官至工部尚书,兼管顺天府尹。“年十三,侍父江苏学政任,幕客俞正燮、张穆、苗夔诸人,并朴学通儒,世长濡染有素,尤笃守宋儒义理之说”。此后,成为牛树梅诗文和理学思想上的挚友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48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