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跋涉者BCH-N欢迎您

牛坡人的博客:千里之遥,始于足下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刻骨铭心的往事  

2014-09-26 20:57:27|  分类: 杂谈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   那是一九六七年的3月,通渭县组织部部长张耀祖带领工作组进驻了牛坡大队,张部长被安排住在一个名叫牛相虎的家里。工作组进住的第二天就开始了所谓刮政治十二级台风的大会。把一个叫卫老三的人打的遍体鳞伤,行走不动,在巷道里爬着。他二哥卫老二是腿残的人,论成分他家是贫农,卫老三想不通,必竟亲兄弟,骨肉相连,就一摇一晃走到相虎家门前骂了几句,张部长、你是土匪,张部长你是土匪。第二天就把魏老二打得满身伤痕,两个年轻人把他推上在村里转了一圈,关在了牛双有家的一个闲庄里,疼得他歇斯底里的吼叫,不知是哭还是在笑。把一个叫牛锁的人打得走动不了,几个人抬到他家里,他母亲见了嚎啕大哭,尖利的哭声划破了寂静的夜空,半个村都能听见。

       另外一件事就是在六七年的后半年,张部长和村委会主任商量决定挖牛树梅家的坟,这一消息传出后,方圆数百里的人都来看稀奇。因为牛树梅官至布政使衔;为官清廉是有名的,牛士颖的大太太每到过年时,就在村里各家转,看谁家困难,就派管事的人送去米面,深得民心。

        牛树梅的坟被挖开,首先是一尺厚的一层木碳,由于80多年了,木碳变得象现在的煤炭,很重很重,第二层是石灰,有半尺厚,然后大棺,大棺腾出才是装人的小棺。掏了一大堆木碳,抬碳的时候,把牛练吾和牛海秋两弟兄也叫上和学校的学生一起抬碳,两弟兄都是古稀之人,抬着碳,走路摇摇晃晃的走不稳,人看了都摇头叹息。牛瑗的坟是用砖箍的,坟墓门面上有一付对联,我记不确切,大概是:春风吹来琴书润,微雨飘洒翰墨香。横联是:“瑞毓黄堂”四个字,因牛瑗做过两任知府。还挖了丁氏诰命夫人的墓,坟里挖出的牛树梅的沉香木朝珠一串、一个金表,还有毛笔图章,牛瑗的琥珀朝珠一串,一个金怀表,还有两付眼镜,一堆玛瑙、田黄石的图章,一筒毛笔和水烟瓶,银子的烟枪都被张部长带到县上,不知落入谁手,至今是未解之谜。

        牛树梅的棺木是柏木,是四川彰明县一棵百年老树。由于牛树梅任该县县令时,爱民如子,深得民心,因此彰明县人把此木从四川一直运到牛坡。做棺木还剩下一页,牛士颖撰写了一个寿柏记,如今还挂在牛野泉家里。本人亲眼所见。更令人可恨的是把牛树梅第二次掏出来脱光了衣服,只留个裤子,光背子锨到里面用土实填了,一代廉吏死后80多年,都不能安然。挖先人的坟,叫人家的曾孙抬碳,是何其毒也。三个人的棺木被大队做了桌凳,三人脱的衣服搭了一整个花园{当时是学校的操场}的树上,象戏衣一样。这件事至今令人难忘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68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