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跋涉者BCH-N欢迎您

牛坡人的博客:千里之遥,始于足下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东汉杰出的“夫妻诗人”秦嘉和徐淑 2  

2014-10-27 16:01:59|  分类: 作家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说到徐淑的诗歌成就,还是要联系着她老公秦嘉一起说的。夫妻二人都能诗文,今存秦嘉诗六首、文二段;徐淑诗一首,文三段;除徐淑《为誓书与兄弟》外,都是夫妇往来叙情之作。从文人五言诗的发展过程来看,秦嘉和徐淑占有重要的地位,其诗歌作品表明了文人五言诗的技巧渐趋成熟。诗歌评论家钟嵘更是在《诗品》中把他们列入中品。以为“夫妻事既可伤,文亦凄怨”,并认为徐淑诗仅次于班婕妤《怨歌行》,为汉代难得的女诗人。作为一个具有独立人格的女诗人,徐淑一生为一个情字而活,为情坚守,为情发光。所谓“比目连心游,鸳鸯结伴啼。河枯石已烂,身影不见离”。

  文学成就

  秦嘉《赠妇诗》三首和徐淑《答秦嘉诗》一首,是东汉文人五言诗当中出现较早、艺术上较有成就的一组五言诗。秦嘉、徐淑赠答诗创作上的成功,标志着东汉后期文人五言诗创作已趋成熟,五言诗的文人化倾向已趋明朗,五言诗体已告形成且开始活跃于诗坛。秦嘉、徐淑赠答诗还开创了赠答诗这一创作形式,开拓了五言诗题材上的创作领域。徐淑《答秦嘉诗》的骚体五言形式,是四言体、楚骚体与五言诗体相结合的产物,是五言诗体发展史上难得一见的活化石。秦嘉、徐淑今存的诗文并收辑于严可均《全上古三代秦汉三国六朝文》、逯钦立《先秦汉魏晋南北朝诗》。说到徐淑的诗歌成就,还是要联系着秦嘉一起说的。夫妻二人都能诗文,今存秦嘉诗六首、文二段;徐淑诗一首,文三段;除徐淑《为誓书与兄弟》外,都是夫妇往来叙情之作。从文人五言诗的发展过程来看,秦嘉和徐淑占有重要的地位,其诗歌作品表明了文人五言诗的技巧渐趋成熟。诗歌评论家钟嵘更是在《诗品》中把他们列入中品。以为"夫妻事既可伤,文亦凄怨",并认为徐淑诗仅次于班婕妤《怨歌行》,为汉代难得的女诗人。作为一个具有独立人格的女诗人,徐淑一生为一个情字而活,为情坚守,为情发光。所谓"比目连心游,鸳鸯结伴啼。河枯石已烂,身影不见离"。

  作品争议

  徐淑的这首《答秦嘉诗》在流传了若干年之后,居然遭遇了"抄袭门"事件。有人说这首诗是从《凛凛岁云暮》和《明月何皎皎》两诗中"扒"来的,若将三首诗罗列就不难看出其中"奥妙"。以下为《答秦嘉诗》:"妾身兮不令。婴疾兮来归。沈滞兮家门。历时兮不差。旷废兮侍觐。情敬兮有违。君今兮奉命。远适兮京师。悠悠兮离别。无因兮叙怀。瞻望兮踊跃。伫立兮徘徊。思君兮感结。梦想兮容辉。君发兮引迈。去我兮日乖。恨无兮羽翼。高飞兮相追。长吟兮永叹。泪下兮沾衣。"《凛凛岁云暮》:"凛凛岁云暮,蝼蛄夕鸣悲。凉风率已厉,游子寒无衣。锦衾遗洛浦,同袍与我违。独宿累长夜,梦想见容辉。良人惟古欢,枉驾惠前绥。愿得长巧笑,携手同车归。既来不须臾,又不处重闱;亮无展风翼,焉能凌风飞?眄睐以适意,引领遥相希。徙倚怀感伤,垂涕沾双扉。"《明月何皎皎》:"明月何皎皎,照我罗床。忧愁不能寐,揽衣起徘徊。客行虽云乐,不如早旋归。出户独彷徨,愁思当告谁?引领还入房,泪下沾裳衣。"出于对学术的尊重,以上三首诗是否"雷同"笔者不敢妄加评论。但是又有人说了,天下文章一大抄,就看你会不会抄了。不怪人家徐淑,蔡邕的《翠鸟》不就是"抄袭"无名氏的《庭中有奇树》吗?郦炎的《见志诗》不也是"抄袭"无名氏的《冉冉孤生竹》的吗?孔融的《杂诗》"抄袭"《驱车出东门》和《去者日以疏》。纵观所列之诗,无不可见其无法掩盖的"师承关系"。关于这一观点,笔者倒愿意提出几个疑问?假如"抄袭"成立,那些名家为什么要抄袭无名氏?"抄袭"到底该如何界定,有没有一个具体的标准?为什么作品出名了,就会常常出现"抄袭门"事件?为什么古往今来,敢于承认抄袭的人少之又少,总是找各类理由掩盖污点?说不清,恐怕永远也说不清。

  诗作介绍

  秦嘉作《赠妇诗》道别:

  人生譬朝露,居世多屯蹇。忧艰常早至,欢会常苦晚。

  念当奉时役,去尔日遥远。遣车迎子还,空往复空返。

  省书情凄怆,临食不能饭。独坐空房中,谁与相劝勉。

  长夜不能眠,伏枕独展转。忧来如循环,匪席不可卷。

  徐淑《答秦嘉诗》

  妾身兮不令。婴疾兮来归。沈滞兮家门。历时兮不差。

  旷废兮侍觐。情敬兮有违。君今兮奉命。远适兮京师。

  悠悠兮离别。无因兮叙怀。瞻望兮踊跃。伫立兮徘徊。

  思君兮感结。梦想兮容辉。君发兮引迈。去我兮日乖。

  恨无兮羽翼。高飞兮相追。长吟兮永叹。泪下兮沾衣。

  秦嘉与妻书:

  不能养志,当给郡使,随俗顺时,黾勉当去,知所苦故尔,未有瘳损,想念悒悒,劳心无已,当涉远路,趋走风尘,非志所慕,惨惨少乐。又计往还,将弥时节,念发同怨,意有迟迟,欲暂相见,有所属讬,今遣车往,想必自力。

  徐淑答书:

  知屈珪璋,应奉岁使,策名王府,观国之光,虽失高素皓然之业,亦是仲尼执鞭之操也,自初承问,心原东还,迫疾惟宜抱叹而已,日月已尽,行有伴例,想严庄已办,发迈在近,谁谓宋远,企予望之,室迩人遐,我劳如何,深谷逶迤,而君是涉,高山岩岩,而君是越,斯亦难矣,长路悠悠,而君是践,冰霜惨烈,而君是履,身非形影,何得动而辄俱,体非比目,何得同而不离,於是咏萱草之喻,以消两家之恩,割今者之恨,以待将来之欢,今适乐土,优游京邑,观王都之壮丽,察天下之珍妙,得无目玩意移,往而不能出耶。

  秦嘉辗转托人送给徐淑妆奁之物,《重报妻书》:

  车还空反,甚失所望,兼叙远别,恨恨之情,顾有恨(怅)然。间得此镜,既明且好,形观文彩,世所希有,意甚爱之,故以相与。并宝钗一双,好香四种,素琴一张,常所自弹也。明镜可以鉴形,宝钗可以耀首,芳香可以馥身,素琴可以娱耳。

  徐淑回信:

  既惠音令,兼赐诸物,厚顾殷勤,出于非望。镜有文彩之丽,钗有殊异之观,芳香既珍,素琴益好,惠异物于鄙陋,割所珍以相赐,非丰恩之厚,孰肯若斯。览镜执钗,情想仿佛,操琴咏诗,思心成结。敕以芳香馥身,喻以明镜鉴形,此言过矣,未获我心也。昔诗人有飞蓬之感,班婕妤有谁荣之叹,素琴之作,当须君归,明镜之鉴,当待君还。未奉光仪,则宝钗不列也;未侍帷帐,则芳香不发也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72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